in life

K君的故事

0.
K君是我的室友,准确的说,前室友。

1.
K君白天活动的时候,百分之八十以上在客厅,电脑放餐桌上,或学习或上网。顺便开着我的电视,或看或不看。K君晚上睡觉的时候,百分之六十以上在客厅,扯条毯子就睡在沙发上。常常一大早起床,发现K君的卧室空旷明亮,床上没人,下楼就看到他安详的躺在沙发上,呼吸均匀。
我问K君,你为什么喜欢在客厅活动啊,K君说,他房间太小太乱,客厅又大又空。

我心里特别难受。我想,K君房间乱,只能每天委屈在客厅都是我的错!
不,都是我妈的错!就怪她没把我生得再勤劳勇敢温柔娴淑一点,好每天为室友收拾和扩建房间!

2.
K君不会做饭。完全不会。
但他还是去中国超市的,买速冻饺子,速冻汤圆,速冻炒饭,速冻一大堆。总之足够帮我们塞满整个冷冻室。
K君做速冻一大堆的时候,或煎或煮,或粘其锅或焦其锅,未见例外。无论锅粘,锅焦,锅糊,K君洗锅均以水缓冲之加清洁布轻抹即毕。华丽潇洒,不拘小节。
白德伟,那是我的锅。某次我只好自己清洗K君洗过了却依然保持着粘焦糊之历史风貌的锅,K君视而未语,低调深沉。

K君还会白水煮鸡蛋,煮一宿,水全干,锅糊,不知裂否。不过这回这是室友歪歪的锅。后来我看到K君试图清理炉子边上因为锅烧了一夜而留下的锈垢。K君沮然,告我数张湿纸沾水擦拭完全无效,不知何如。我看了看,告诉他,用清洁球。K君在我指点下找到了清洁球,并且成功的快速的有效的擦去了污渍。K君大悦,直夸我博学多才,连这都知道。

我心里特别难受。我想,K君不会做饭,不会洗锅,不会清洁厨房都是我的错!
不,都是我妈的错!就怪她没把我生得再勤劳勇敢温柔娴淑一点,好为室友每天做三餐!

3.
K君有一任台湾女友,故台湾腔严重。然K君三番五次于我看< 康熙来了>之时深刻抱怨无法忍受康熙的台湾腔。我相当感动,想必K君是终日自省而出此言。更有一日,康熙来了。K君说,“我真的超级受不了台湾腔的,我不明白耶,怎么会有人把国语说成酱紫啊”。

我心里特别难受。我想,K君声泪俱下地控诉台湾腔都是我的错!
不,都是我妈的错!就怪她没把我生得再勤劳勇敢温柔娴淑一点,好教我室友改掉酱紫的国语!

4.
K君搬来一个多月后,有天问我在哪里倒垃圾。
我给他指了指,门口对面的小垃圾处理站。K君激动万分,原来这么近啊。
K君搬来一个多月后,有天问我在哪里洗衣服。
我给他指了指,不远处的高楼。K君激动万分,说以前他都是去布莱克维尔德的(某很远的楼)洗的。

我心里特别难受。我想,K君搬进来一个多月,不知道在哪里倒垃圾在哪里洗衣服都是我的错!
不,都是我妈的错!就怪她没把我生得再勤劳勇敢温柔娴淑一点,好天天为我室友倒垃圾洗衣服!

5.
K君来的第一天,我出于地主之谊,及其详尽的向他解释了,家里的大门,是怎么操作的:
把手上有个小闩。拧直,门就锁了。拧平,门就没锁。从家里转动把手,可以开门,但小闩还是竖直的,所以出门直接关门就好。从外面用钥匙开门,开门后小闩就平了,所以进屋锁门还得再拧直小闩,不然门只是关上了并没锁。门把手上面还有一个双保险,往右拧一下就锁,往左拧一下就开。
K君搬来的前几天,每天都要用半分钟开门,我在楼上听的痛心疾首。一个月后的某天清晨,K君在门外大喊开门,待我去开门后,K君大呼原来这个门只要一关上就锁了,太奇怪了。

我心里特别难受。我想,K君搬进来一个多月,还是不知道家里的门该怎么开关都是我的错!
不,都是我妈的错!就怪她没把我生得再勤劳勇敢温柔娴淑一点,好每日站在门口迎送K君!

\infty + 1.
K君已经搬走数月了,这些话在电脑里待了也有了半年多了,今天忽然给翻了出来。于是发上来,献给我无比勤劳勇敢温柔娴淑的新室友戴维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